20年前那个举世震惊的熊孩子,终于被拍成了电影

曾有人将熊孩子,形容成「爱哭的恐怖分子」。

他们的一次玩乐,可能会造成高达上万元的经济损失。

未变声的喉咙里发出的超高分贝的尖叫,能逼得咖啡厅为其专门设立罚款制度。

天下苦熊孩子久矣!

不过要说史上最强的熊孩子,还要数下面这位。

他在6岁时,就凭一己之力,影响了未来十年的世界格局——

《古巴男孩》

ELIÁN

 

本片由CNN电视台制作。

 

虽然CNN曾被川普「钦定」为假新闻专业户。

 

但其电影部门还是有两把刷子,曾出品了《人生如戏》《RBG》等高质量纪录片。

这部《古巴男孩》也获得了舆论的一致好评,烂番茄新鲜度高达100%。

 

《洛杉矶时报》将其形容为一部“视角独特而又绝对中立的纪录佳作”。

一部关于熊孩子的电影,有必要摆这么大的阵仗吗?

有,非常有!

让我们将时钟拨回到20年前,准确来说,是1999年11月25日。

那天是美国传统的感恩节,各家各户都将在当晚享受一顿美味的火鸡大餐。

为了给晚餐添点料,居住在迈阿密的多纳托与山姆两位堂兄弟,起了个大早,驾船出海捕捞海藻。无极2总代在距岸边不远处的海面上,发现了一个漂浮着的轮胎内胎。

 

兄弟俩操控船只缓慢靠近,试图将其捞起,却看到一只小手从轮胎里伸了出来。

 

有一个孩子在里面!

山姆见状二话不说跳入水中,将轮胎里的孩子救上船,随后通知了警方。

这个年仅六岁的男孩,名叫埃连·冈萨雷斯,是一名来自古巴的小偷渡客。

多年以来,古巴国内糟糕的经济环境,与残酷的政治斗争,逼迫不少国民乘船偷渡至美国,展开新的生活。

受访的古巴偷渡客

毕竟古巴北方海岸,离美国佛罗里达州的阳光沙滩不过百余海里的距离,坐船漂个两三天就能到达。

 

就在两天以前,埃连的单身母亲与其男友,带着他乘船从古巴北方海岸出发,向佛罗里达州第二大城市迈阿密进军。

不幸的是,简易的小船被风浪打翻,船上数十名偷渡客都葬身鱼腹。

危急关头,母亲将埃连放入了轮胎内,寄希望于洋流能把他带往海岸。

 

获救的埃连,被警方交由其已在迈阿密定居多年的堂姐一家照顾。

埃连与堂姐马瑞斯

居住在迈阿密本地的数万名古巴裔移民,也均对埃连的到来表示欢迎。

虽然埃连失去了母亲,但在海难中死里逃生并融入新的家庭,对他来说已是不幸中的万幸。

故事本可以到此结束,埃连将与堂姐一家幸福地生活在一起。

 

在全美上下,都在为这个奇迹之子送上祝福时,欢腾中的民众似乎忘了一件事——

埃连还有个爹!

 

当看到古巴男孩漂流到美国的新闻时,埃连生父胡安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。

胡安几年前与埃连的母亲离婚,并组建了属于自己的新家庭。

 

作为埃连的生父,在其母亲撒手人寰的情况下,胡安有权力,也有责任再次成为埃连的合法监护人。

更重要的是,胡安是一位根正苗红的古巴公务员,享受高级福利待遇。

 

所以若埃连回到古巴,胡安绝对有能力为他提供舒适的生活。

可堂姐马瑞斯一家,却坚持认为埃连留在美国才能获得幸福。

何况若将埃连再送回古巴,就辜负了他母亲做出的牺牲。

 

在各执己见、难以调和的情况下,两边的亲戚都动起了歪脑筋。

 

堂姐为埃连申请了政治避难的身份,这一举动引起了在美的古巴的流亡政权的注意。

流亡政府的领袖,专程前往迈阿密慰问埃连。

 

同时,他们动用自己的宣传机器,将埃连所遭遇的悲剧广而告之,以此作为古巴执政党残暴统治的证据。

 

而身在古巴的胡安,则直接向执政党求助。

 

流亡政府的宣传,以及胡安的请求,引起了时任古巴领导人菲德尔·卡斯特罗的注意。

 

这位铁腕领导人,当即发表演讲,要求美方归还埃连。

在卡斯特罗的号召下,成千上万的古巴群众走上街头参加游行活动,他们挥动着古巴国旗,并齐声高呼:

“做古巴人!不做美国佬!”

 

一切都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,两个家庭的争端,开始转变为两个政权的博弈。

这场举世瞩目的国际监护大战,也曾在国内被连番报道,至今仍可搜索到。

眼看着事情被闹上国际舞台,白宫坐不住了。

 

时任总统克林顿针对此事件发表了全国演讲,并将埃连去留的问题,交由移民局与司法部门裁决。

等待裁决的日子里,流亡政府与古巴政府的舆论战争进入了白热化。

流亡政府使出浑身解数讨好埃连,为他购买昂贵的服装玩具,带他四处游玩享乐。

 

埃连过生日时,更是兴师动众,为他开办了一个豪华的生日派对。

这么大的蛋糕,都把鱼叔看馋了无极2总代甚至还将埃连送到了当地的学校,接受自由民主的「美式教育」。

 

古巴政府也丝毫不敢懈怠,卡斯特罗又组织了多场声势浩大的游行活动,抗议流亡政府对埃连的「囚禁」。

 

同时抨击某些美国党派,利用埃连作为大选中的宣传筹码。

 

流亡政府则回击道:

“你们口口声声期盼胡安与埃连父子团聚,却迟迟不让胡安来美国探望他,显然也是想借此事搞个大新闻。”

 

双方的政客媒体隔空对骂、互抖黑料,要不是当年的互联网不发达,说不定还会更热闹。

骂战正酣时,美国司法部与移民局做出了最终的裁决:

胡安与埃连的父子关系得到了证实,埃连应随父亲回古巴。

 

全体古巴人民以及绝大部分美国人民,都对这个结果表示满意。

接受采访的美国民众

古巴裔公民却认为,将历经艰险漂流而来的埃连送回古巴是个愚蠢的决定。无极2总代自发来到马瑞斯所在的社区安营扎寨,以阻止美国政府抢走埃连。

这群人天天闹事,都不用上班的吗?

但法律是不容左右的,无可奈何的司法部只好调遣特工,在凌晨突袭古巴裔社区,强行带走了埃连。

在突袭中受到惊吓的埃连(右二)

随后他被送往古巴,与父亲团聚。

 

埃连虽再也没有踏上美国国土,但他却永远地改变了这个国家。

在2000年美国大选中,有一万名古巴裔选民,因不满民主党克林顿政府对埃连事件的处理,将选票投给了共和党的布什。

 

这些选票连同著名的「蝴蝶选票事件」,共同改变了佛罗里达州的选票状况,使得之前不被看好的布什反败为胜。

 

如今,二十五岁埃连,已加入古巴的一名社会主义接班人。

 

当回忆起儿时那段「误闯美利坚」的经历时,他对好心接纳自己的堂姐一家表达了感激之情。

 

同时对美国的政客与媒体表示唾弃。

要知道,6岁的他,对于家国情怀根本就没有清晰的认知。

“回古巴还是去美国”的问题,在当时的他眼里,也许与“去动物园玩还是去游乐场玩”无异。

所以他时而央求天上的飞机把自己带回古巴。

 

时而又劝父亲与自己一起留在美国。

 

可大批的媒体与政客,只为巩固自己的利益与政治立场,就将这些毫无逻辑的童言奉为圭臬。

这些拿着长枪短炮阿谀逢迎的成年人,像极了时刻跟随在小皇帝身后的小丑与弄臣。

难以想象,整个国家的舆论氛围,竟被这群害群之马操控着。

因此对埃连来说,离开美国回到古巴是个正确的选择。

而谈及回到古巴后的生活,埃连只是轻描淡写道:

“我没有被宠坏,没有受到特殊待遇,只是做回了自己。”

 

真的是这样吗?

在影片最后放出的录像中,我们看到,古巴最高领导人卡斯特罗经常带着埃连四处出席演讲活动,借他之口痛斥美国政府之丑恶。

 

而社会主义的生日蛋糕,似乎比资本主义的还大了一圈。

 

如今,埃连身处反美第一线,在奥巴马访问古巴时,他负责站出来提醒民众警惕资本主义的侵蚀。

 

毫无疑问,埃连已成为另一个政体的代言人,纵然他永远也不会承认。

或许在埃连被渔夫兄弟救上岸的那一刻,就注定了他成为政治牺牲品的命运。

那个拥有无限人生可能的男孩,已与母亲一同,溺亡在了冰冷的大海里。

-end-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